2008年12月16日 星期二

Kevin住院紀實之Part I

[終於開始寫這篇大事紀了...]

前一陣子,翰霖院的男主人住院去了。

醫生的診斷書上面病因那欄寫著像是千斤錘的幾個字「腦血管阻塞」,到現在還是很訝異,才剛滿33歲,體重只有61公斤的他,竟然會出現中風的徵兆!!!

11月21號的下午,他工作到一半,發現右眼的視力突然模糊,看電腦螢幕時,右半似乎有兩層影像疊在一起。趴下來休息一陣以後,似乎好了一些,但是又覺得左邊的後腦會頭痛。下班以後,他從台北開車到林口來接我下班,提起這件事,我也不了解嚴重性,只是問他要不要去看個眼科?

在這之前,他已經熬了一個禮拜的夜,好幾個晚上我都不知道他到底幾點才睡。工作壓力大的時候,他總是很晚才能回到家,而他舒解壓力的方法就是回到家打幾場電動或是看看電視,因為回家晚,所以就寢時間大概也都是超過晚上一點兩點了。

那天晚上,他說覺得累,很反常的11點就睡了,隔天星期六早上9點多,我們到IKEA吃早餐,再逛了一會,他已經覺得很不舒服,回到家倒頭就睡,睡到下午五點多,我從萱萱家吃完生日蛋糕回來,他跟我說要去掛急診,還加了一句「我上網查過,我可能是中風了。」。這個時候,他右半邊的身體,一直都有麻麻的感覺,沒有消退的跡象。

我們先去熟悉的聖保祿醫院掛急診,醫生安排去照了腦部斷層,結果看不出來有血管阻塞。我們以為沒事了,但是醫生說他不能就這樣放我們回去,要我們先住院等腦神經科醫生有上班(要等到星期一)的時候再來判讀腦部斷層的數據。聽到要住院,覺得事情好像不太對勁,我們於是詢問是不是可以到別家有腦神經科醫生駐診的醫院去,所以聖保祿的醫生就安排我們轉診到林口長庚。

長庚的急診醫生來做過一些測試,腦神經科的醫生也來做了類似的測試,像是用手指先指自己的鼻子再去對準醫生的手指,或是張嘴說「一」,觀察臉部肌肉是否不對稱,還有閉著眼睛舉起雙手,看看兩手舉起的角度是否相同等等。雖然這些他都能做到沒問題,但是右邊感覺麻痺的問題沒有改變,最後的結果仍然宣告要住院,不到一個小時(聽說很多人在急診室待了一天都還等不到病房),很幸運的排到病房,Kevin就開始他兩個禮拜的住院生活。一進到病房,病床上方放病人名字的板子上,有張紙條註明「高危險性跌倒病人」,我們以為那張紙條是上一個病人的,不過直到出院那一天,那張紙條一直都在。

這個時候Kevin的症狀就是右半邊的肢體還是持續的覺得麻,若是用相同力道同時刺他左右邊的身體,左邊的感覺若有十分,右邊的感覺就只有七、八分。腦神經的醫生對於他「中風」也覺得有點懷疑,也安排了一些血液方面的測試,擔心是有其他原因造成他的症狀。不過因為是星期六,其他的測試也是得等到星期一才能安排,接下來大部分的時間就是在病房裡等待醫生的寵幸,或是護士一日三次的量血壓測體溫。

翰霖兄弟這段時間被送到阿公家去寄宿,阿公家是他們很熟悉的環境,所以翰霖兄弟沒有適應上的問題。這段時間他們很聽話也很貼心,我記得有個晚上我去阿公家看他們,帶了幾本故事書去講給他們聽,聽完故事要上床睡覺了,他們說:「媽媽陪我們睡一下。」,我問要睡多久,他們說數到一百,我慢慢數完一百,他們又說:「媽媽再睡一下。」,我趴下去三秒鐘,他們說:「媽媽可以了,妳可以去醫院陪爸爸了。」。我很感動,他們沒有用又哭又鬧來面對這一些改變,我覺得他們好像真的理解,爸爸生病了,所以不能回家,爸爸一個人沒有人陪他,所以媽媽要去醫院陪爸爸。我也慶幸,還好他們有彼此,兩兄弟雖然總是吵吵鬧鬧,但是不管怎樣都還是有對方陪伴。

2 個人對這篇文章:

匿名 提到...

希望只是有驚無險!

Matt 提到...

獻上我深深的祝福..希望一切都好 身體健康最重要了 希望妳跟kevin都要好好保重自己阿..

 
Blogger Template Layout Design by [ METAMUSE ] : Code Name Gadget 1.0